百科 | 营养基础 | 人群| 水果 | 运动 | 美容| 减肥 | 食疗 | 素食 | 饮食 | 保健 | 蜂产品 | 健康 | 中医中药 | 食客小心 | 营养师
您现在的位置: 天天营养网 >> 保健 >> 关爱父亲 >> 父亲故事 >> 正文

木屐与父亲——鲁田

来源:http://www.chachaba.com/news/html/father/gushi/20100618_4932.html 2016-5-7 22:40:05 作者:未知

沉重的木屐扎在江南惆怅的雨地里。爸爸的背上,不是背着我,就是驮着犁。
 

木屐被爸爸疲惫的双脚拖着,弯弯的田埂上便留下一行行清晰的屐齿印。我在爸爸背上的蓑衣和斗笠下,与江南雨一起伴着他的木屐,随着池塘边上的水翻车,一圈圈地碾动了岁月的车轮。
 

有一天,我爬上了老黄牛的背,而犁却驮上了爸爸的肩膀。雨声中,我反复聆听木屐敲击土地的声音,那是爸爸沉重的步履。就在这颤抖的敲击中,我长大了。
 

转眼,我到了上学的年纪。爸爸送我上学那天又下雨,我骑坐在爸爸的肩上。然而,一条淹没小木桥的河水阴住了我们的去路。爸爸卷起裤管,咬着牙涉过冰寒刺骨的春水,我分明听见他牙关的磕碰并体会到他身体的颤抖。第一次,我感觉江南的雨天是惆怅的。
 

放学时,我冲出教室,却发觉雨地里微笑着的爸爸。他执意要让我骑“高马”。我执拗不过,便再次爬上爸爸的肩膀。路上,他喘着粗气将我放下休息,我回头时却见一行零乱、不规则的屐齿印。看着爸爸苍白的脸,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便再也不肯让他背了。
 

于是,我拥有了自己的木屐。
  

一天,一位同学穿着一双半旧的雨靴来上学,引起全校学生的羡慕。回到家,我嚷着要一双雨靴。为了达到目的,几天后我将我的木屐藏在一个山洞里,谎称丢了。从不打骂我的爸爸恼怒了,举起手打我,落下却轻轻的。在他的天平上,一头是祖辈财物,一头是儿子。
  

当晚,堂屋响着不断的咳嗽声和斧头声,我失眠了,发誓再也不让爸爸生气,准备第二天取回木屐。然而,当我从黎明的迷糊中醒来,却见一双新的、但做工粗糙的木屐摆在床前。
  

我看到套上牛准备去春耕的爸爸通红的双眼,我的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。爸爸忽然返身,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孩子,要像爱惜牲口一样爱惜东西。”
  

我呆呆地点点头,看着晨曦中爸爸远去的身影和他身后的一个个屐齿印……
  

终于,我接到了那张我只能在地图上才能看到、我梦想的地方来的“录取通知书”。走的前夜,乡亲们来送我,屋檐下摆放着一排木屐。我在送乡亲们回家时,望着满天的雨,忽然想:“斗笠划下了一个木屐永远也走不出的圆。”回过头来,却发现爸爸坐在堂前,神色黯然,眼睛停留在门角摆放的没有继承人的铁犁和木屐上。见我望着他,爸爸忙挤出一丝笑,自我安慰地说:“放心去吧!孩子,我有乡亲们照顾。”
  

看着爸爸斑白的头发,我才猛然意识到他老了。
  

坐在行将远去的汽车上,我脱下了那双木屐。这时几次劝不回去、坚持再送送我的爸爸忽然塞给我一样东西,就转身走了。我知道爸爸不忍分离的痛苦,拼命地擦亮雨窗看着他那微驼的背消失在江南惆怅的雨地里。
  

我心里像堵着什么,不觉触到爸爸送我的东西,打开一看,竟是一双新雨靴……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营养师 更多
    食客小心 更多
    全民围观
    最新推荐排行
    最新点击排行